泼墨随缘

喜欢全职也有两年啦,突然就下定决心开始写文,请小天使们多多指教呀

小队长生快!

小队长二十岁生日快乐,叶秋弟弟也生快呀,祝你们俩都能一直一直幸福下去!

【乐叶】美术老师和班主任

*教师paro,一发完
*迟到了两天的乐乐生贺
*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
*乐乐是美术老师,因为有小辫子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昨天,我们上完了初中最后一节美术课,想和大家唠一唠我们美术老师。

我们美术老师是男的,姓张,特别好看的一个老师。学校土得不行的教工服在他身上就是能穿出一股文艺青年的范儿,非常神奇。

大概学艺术的多少有点小怪癖,老师平时都很亲和,只是从不让我们不经允许就碰他的东西,尤其是他随身带的本子什么的,不过他这样的习惯,反而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,每次我路过他身边,总不自觉就瞟一眼他的素描本。

老师留了长发,他说这是他大学的时候跟风留的,当时比现在还要长得多,后来嫌麻烦就减了不少。不知道别人怎么看,反正我觉得长头发挺适合他的,老师有的时候扭头比较急,酒红色的小辫子就从领子里跑出来,小小一绺露在外边,特别可爱!

老师和我们班主任挺熟的,好像高中就是同校,大学的时候认识的。老师比班主任小一岁,据说上高中的时候是我们班主任的小迷弟,本来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,愣是发愤图强和我们班主任考了一个大学。结果接触到本人之后幻想破灭,但还是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啦。

班主任是初二的时候换的,教物理,以一言不合就开嘲讽的性格和过硬的教学技术闻名整个年级,是我们大二班的骄傲,迷弟迷妹不计其数。

当年班主任一走进教室,同桌就拉紧我袖子无声尖叫:“我们学校原来有这么受的一个老师吗!!!”我倪了她一眼,沉默地拉了拉她的手。

啧,没拉动。

“嗯,这个老师姓叶,教物理的吧好像,我在办公室看到过他。”

当时看起来特正经的班主任走到讲台上,清了清嗓子,干干净净道了一声“大家好啊。”

尾音带卷儿,透着点悠闲味道。

后来才知道班主任其实是北方人,上完初中以后才到南方来。

班主任和美术老师好像总有拌不完的嘴。上次我到办公室去的时候,他们俩搬了凳子到走廊上晒太阳,悠闲自在,比小区里的老大爷还老大爷,吸引了一众学生的目光。语文老师的办公桌挨着门,于是一个午休我就麻木地听着他们天南海北地唠嗑,从文艺复兴时期艺术上的特点侃到迈克尔逊的莫雷实验。其间伴随着理科生与文科生之间的相互嘲笑,实在能说,不服不行。

当然,班主任那一口京片子听得我格外欢畅,美术老师偶尔吃瘪炸毛的样子也很可爱。

我们美术老师三观特正。好久以前某国篡改历史书,不仅大肆洗白,还宣称钓鱼岛不属于中国。这事闹得沸沸扬扬,我们班几个比较激进的小伙子拿着横幅往窗户下面的墙上一挂——“钓鱼岛是中国的!”

虽然很快就被政教处给弄走了,但收走横幅的那个老师冲着几个小伙笑,趁别人不注意还做了个"Good job"的口型。

那天美术课上,老师干脆就没上课,打开多媒体放照片,仔细一看全是当年抗日战争时候的。然后给我们做爱国思想教育,声情并茂,夹叙夹议。说到后来,老师自己也很激动,小辫子欢快地蹦出来,跟着他的动作一跳一跳的。

班主任后来知道了这事,没说什么,但我分明看见他神色里透着赞赏,还有一点莫名的骄傲。

我大天朝季风气候显著,在南方,有一种气候叫亚热带季风气候。地理老师讲这种气候的时候,PPT上写着“四季分明”,老师通俗易懂地解释说:“所谓四季分明呢,就是夏天热得要死,冬天又冷得要死。”

对于这句话,我们深表赞同。南方的冬天从温度上看,好像是没有北方冷,甚至可以说比较温和,但是南方的冬天真的不好过。用班主任的话来说,北方的冷,是物理攻击;而南方的冷,是魔法攻击。那种冷,是从空气透过衣物,从脚底一直冷到头顶的冷。我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南方人尚且不能忍受,更何况班主任这样一个原本生活在暖气里的标准北方人。

过了十一月,天气彻底地冷下来了。我们就看着班主任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慢慢地把自己裹成了个球。其实,把小半张脸藏在围巾里,鼻子被冻得通红的班主任挺可爱的。

美术老师却好像对温度的变化并无多大感觉,一如既往的教工服内衬一件简单的高领毛衣,身姿潇洒得令一众团子羡慕嫉妒恨。

元旦的前一天我们这儿难得下了场大雪,学校里一片欢腾,有几个贪玩的同学收集了整个走廊栏杆上的雪,在我们班门口堆了个不大不小的雪人。班主任是看惯了雪景的人,见我们围在一起表情惊奇,忍不住笑着调侃我们大惊小怪。

中午的时候,我抱着一打作业去办公室,班主任正捧着杯热茶暖手,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。脸被热气一挡,影影绰绰看不分明,我却觉得那白雾后的轮廓一定是温柔的。

美术老师携着一身寒气从外面走进来,鬓角里夹着雪,眉眼带笑,洋溢着欣喜的年轻面庞和偷空打雪仗时的我们并无多大分别。

“学生们年纪小玩玩就算了,你怎么也掺和进去了?”班主任见状嘲笑。

“你来我们这边也十几年了,”美术老师不屑地扫了班主任一眼“你见过几场这么大的雪?”

“这倒也是,上一次还是在我刚来的时候吧。”班主任啜饮一口热茶,慢悠悠地道,目光转向窗外,露出回忆的神色。

“是呀,那一次好像比这次还要大些,江面上结了那么厚的一层冰。”美术老师比划起来,他们俩凑在一起,难得没拌嘴,两厢对望,不约而同笑起来,弯弯的眉眼竟有点可爱。

等到午休结束时再来,班主任已披着美术老师的衣服埋首在臂弯里,睡着了的样子。美术老师的办公桌明明就在旁边,可老师却趴在了班主任右边,一模一样地睡着。

我看着两个紧挨在一起的脑袋,下意识放轻了脚步。

有风从没关严的窗户吹进来,撩起班主任的留海。我听见书页翻动的声音,美术老师桌上的素描本摊开着,铅笔线稿清晰地印在纸张上,灰色的线条流畅又美好,寥寥几笔勾勒的轮廓足以让我认出那是谁。

我走到窗边,关紧窗户,雪又开始下了,但是那两个人凑在一起,感觉好温暖啊。
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虽然晚了两天但还是说一声:
乐乐生日快乐!

【喻叶】对耳朵一见钟情

*喻队生日贺文
*第一次写文,新手一枚
*ooc严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喻文州推门进教师办公室的时候,叶修正在睡觉。

熟睡的叶修看起来相当无害,长期的作息不规律让他眼底积了一片乌青,小半张脸埋在臂弯中,耳朵与衣料摩擦,蹭得微红,和平日里大开嘲讽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
喻文州忍不住微微一笑,他放轻脚步,脱下外套盖在叶修身上,目光在那颜色可爱的耳朵处流连片刻,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
喻文州从来没想过他会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。

大多数人都会对某一身体部位投以特别的关注,比方说有人就会对手好看的人有好感。

放在喻文州这里,他尤其关注耳朵。

喻文州与叶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是在荣耀中学的学术报告厅。彼时喻文州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语文老师,资历尚浅,被调职到荣耀中学任职,到学术报告厅参加职工欢迎会。

校长站在讲台上热情激昂地演讲,喻文州安静地坐在座位上颇有些无聊的意味,他视线下移,从讲台向下转到第一排的座位上,一眼看见了一个透着懒散的黑发背影。

那是一个穿着职工服装的男人,教师的制服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大了,配上那懒散的动作,整个人都显出一副颓丧的感觉。

但是吸引喻文州的,是那个男人的一双耳朵。耳廓的软骨清晰又分明,弧度恰到好处,皮肤略显苍白,看的见薄薄一层下淡青的血管,是长时间待在室内的人常有的肤色。

实在是很漂亮的一双耳朵。

喻文州盯着那双耳朵许久,男人似有所觉,转过头来,露出一双墨色的眼,直直看向喻文州,而后微微一笑,算是打招呼。

那时候的叶修刚刚带完了上一届的学生,休息了一个暑假,没有黑眼圈也没有虚胖,显露出一副天生的好相貌。

不好,喻文州心想,我好像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。

后来叶修和喻文州在一起之后,叶修常常调侃喻文州对耳朵的过分照顾,问他是不是只是因为耳朵才喜欢上自己。

“始于颜值,陷于才华,忠于人品。”被学生称为“全校最苏的老师”的男人凑近叶修耳畔,眼角眉梢尽是笑意。

爱一个人,始于一霎,温长陪伴,厮于终老。
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喻队生快呀

喻队生快!

表白喻队!
第一次看全职的时候,就挺喜欢喻队的。觉得喻队身上有一种坚定的品质,是个温柔的人,和叶修有点像。
希望喻队平安幸福,带领蓝雨继续他们的征程,走过很多个蓝雨的夏天。
以上。

反正我是被撩到了╮(╯▽╰)╭

君子白衣渡太太的伞修,这位太太的伞修都很甜啊,文笔也棒

侑李太太的文,小邱非视角,这个“他”就是小邱非啦。看文的时候被这句话戳到了。
这个太太的文笔真的超棒,虽然太太本人自谦,但是看她的每一篇文真的都被感动到。

去年这个时候看的文啦,不怎么看百合,这是为数不多的一篇,楚苏文。刚刚去翻了太太的博客,没翻到,抱歉。太太是朝闻道,文笔很棒。

倾盖如故——星尘深处
特别棒的一篇文,第一次看的时候看到结尾被感动到了。
后边两张图是直接从一个姑娘的长评里截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