泼墨随缘

一个邻居的故事

*叶修生日贺文

*文笔小学生,新手一枚

*无cp向,ooc严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家在北京,在这寸土寸金的地界上占了一块挺大的地方,算是比较有钱的一户人家。

隔壁邻居姓叶,叶老爷子出身行伍,功勋堆满了一个展示柜,上了年纪才退下来,他们家也有军人的做派,简明大方,干干净净的也没有多余的藻饰。

叶家有一对双生子,大的叫叶修,小的叫叶秋。

大年初一那会儿,叶母领着俩孩子过来拜年。两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团子,浑身上下只有眼睛露在外面滴溜溜地打转,叶母一手牵一个,走进我家门。

我第一次见这两兄弟,一模一样的眉眼,一模一样的身形,乖巧地坐在一起,叫人难以分辨。后来熟些了,就知道好动的是叶秋,沉稳些的是叶修。小叶修已经初具后来的从容风姿,比弟弟懂事些。

中学时代,我和叶家兄弟成了同班同学。

分班那天,叶家兄弟走进来。依旧是一样的眉眼,气质已大不一样。叶秋身姿周正挺拔,隐隐有他父亲的影子,连轮廓都是棱角分明的,叶修却懒懒散散没个正形。明明是双胞胎,却好像除去那张脸就没有相同的地方。

但相处久了就知道,这对兄弟本质上是一样的,都不是安分的主儿。

叶修平时总瘫在座位上,不怎么活跃,人缘却很好。大概个人魅力很大吧,我总瞧见有别班的女生路过我们班时偷偷看他,带着少女特有的娇羞意味。

但或许也有天生丽质的缘故,叶修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,半垂着眼皮时不觉得如何,只是偶尔他专注于一件事,那双眼就很有神采,顾盼之间熠熠生辉。

那时的叶修还很尖锐,远不如现在的温和,少年人的气势比身形更加削薄而锐利,浑身上下是掩不住的锋芒毕露。老爷子拿着昔日里带兵的方法管教孩子,严苛的家教不仅教给他从容和涵养,也教给他坚韧和执着,更给予他追求胜负,追求所爱之物的勇气。

我认识叶家兄弟也有许久了,这么近距离长时间的接触还是第一次,相较于往昔,我看到了更多的东西。

叶家出来的人,脑子总不会太笨,成绩是无论如何也差不了的,我总觉得其实叶修更聪明些,只是他懒得费精力在学习上,所以叶秋成绩反而更好。这两兄弟站在一起,乍眼一看好像叶秋更有当哥哥的样子,但实际上不是的。

无论是生活中还是精神上,叶修才是被依赖的那一个。或许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叶修走了,而叶秋只能留了下来。

叶修离家出走的第二天早上,叶家一片阴霾。那天叶家兄弟都没有来学校,一个不在,一个禁足。我看着那两个空荡荡的座位,心里预感到了什么。

老实说,叶修离家出走我一点也不意外。叶家人骨子里就不服管,当年老爷子不也是毅然决然就从了军么,如今这对双生子又怎么会甘心安分地走已经安排好了的路,纵使这条路边上荆棘丛生,他们也会以血肉之躯另辟一条蹊径,义无反顾。

叶修走了,孑然一身,毫不迟疑,离开了安逸的环境,为了一个荒谬的梦想去往陌生处。

初二那年暑假的时候,两兄弟曾来我家玩。叶修在书房里打游戏,我在一旁看书,叶秋被我妈拉走了。我瞅一眼电脑屏幕,法术的效果聚在一起炸开来,五颜六色的,甚至有些晃眼了。我眨眨干涩的眼,看着他窝在宽大椅子里的背影,问:“你准备一直这么下去?”

他回我一个四平八稳的“嗯。”

“老爷子可不会同意。”

“我也没想让他同意。”

“那你准备怎么样?”

“离家出走继续玩呗。”

我挑挑眉,合上书,伸手一撑坐在书桌上,歪着脑袋打量他:“玩真的啊?”

“那是。”

说这话时,屏幕上的画面定格在对手倒下的样子,叶修表情微微放松,唇角轻轻上挑又很快展平。落地灯的灯光柔和地照在他身上,他的表情鲜活而生动,是在学校里我从没有见过的。

我闭了嘴,咽下了剩下的话语。

叶修离家出走后,叶秋被管教得更严了,我父母也一定程度上对我增加了关注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没有听到有关叶修的消息。

我有时也会恶意地猜想,叶修一定过得不好,快回来吧,你的梦想终究只是个梦。

但是他一直没回来,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继续着他的坚持。

有一天,叶秋拿着一份报刊来找我。

“叶秋带领嘉世实现三连冠,嘉世王朝诞生!”

图片上斗神的背影一往无前,携着永不回头的气势。

自那以后,我开始关注电竞圈的消息,尽管我对电竞并无多大兴趣,这一下就是好多年。我看着他从王冠加身到身陷泥沼,一步步走下神坛,最后被迫退役。过年的时候,叶秋去找他。回来对我说:

“他一切都好,和从前一样。”

和从前一样?我忍不住笑起来,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后来叶修复出,和微草的比赛我去看了。君莫笑花花绿绿的装备实在不好看,但行动间依稀可见当初斗神的影子。我远远望见他嘴角含笑,从容一如当年。梦想让他活得真实又精彩。

不知为何,我却感到一点不甘,却又仿佛松了一口气。后来想想,大概是因为,叶修成为了我年少时理想中的那种人。长久安分的人总是对跳出界限的那一个怀着一种隐秘的感情,既想他在外面的世界撞得头破血流,又盼望着他能够活出自己憧憬的那种人生。这种想法实在有些矫情又带着深深恶意,但也确实是人之常情。

叶修回家的那天,我们在家门口碰上了面。他提着行李慢悠悠地踱着步子,伴着微风,浴着暖阳,仿佛只是一个归家的普通人。

好久没有见面了,我仔细打量着他。和叶秋天天见面,看见叶修竟也不觉得生疏,过去种种仿佛只是昨日。

但还是有些不一样了,他年少时的锋芒内敛了许多,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懒散却犀利的叶家长子了。生活磨平了他外露的棱角,显出内里的温柔来,骨子里那份从容和坚持一直都在,不曾改变,历久弥新。

他还是那个叶修。



“故事讲完啦,去睡吧。”我看着趴在膝头的孙女,轻抚女孩子柔软的发。

“不要,那后来呢,那个叫叶修的人怎么样了?”女孩抬起头看着我,眼睛一眨一眨的。

“后来……”我顿了一会儿“后来啊,叶修做着自己喜欢的事,一直都很幸福。”

“奶奶你喜欢叶修么?”

“怎么会,”我哑然失笑“叶修是个很好的人,我只是……有点羡慕他。”

“可是,奶奶你说起他的时候……”眼睛里有光啊。女孩心里想着,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“好啦,别问啦,去睡吧,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。”

只是一个邻居的故事呀。

我转头看向窗外,月华如水,竟似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。恍惚间忆起少年当时满不在乎的模样,那青涩眉眼中的决心历历在目。

那是一段美好往事的开端,一个很久很久以后想到,也依旧难忍笑意的时刻。

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写完一看发现通篇都是流水账啊,平平淡淡地把叶修的经历写完了,好像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,但还是厚着脸皮发出来了,非常感谢看到最后的你。
喜欢全职也有两年了,希望能一直喜欢下去。愿叶修在他的世界里一直一直都很幸福。

评论

热度(6)